杭州开航科教设备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571-5642175
邮箱:service@hebijindi.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中国绣花机当今局势

编辑:杭州开航科教设备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中国绣花机当今局势
王海江投资6000万元的新厂房一期工程已接近完工,但显然,对于这笔投资,他有些顾虑。

“时机或许不太合适。”眼下中国绣花机行业的市场现局,让浙江信胜缝纫机公司董事长王海江隐隐不安。

从最鼎盛时期的200多家企业,到目前仅剩的53家,中国绣花机重镇、产量占中国总产量70%以上的浙江诸暨市,还未从全球金融危机中缓过神来,却不得不面对后危机时代的低利润现局。

由此,王海江说他对这个产业没剩多少信心,但是,他也无法解释当初为何会作出投资扩产的决定。

投资背后的繁荣假象?

与王海江的担心一样,北京兴大豪的产业投资也显得“悲催”,作为在绣花机电机领域几乎处于支配性地位的领军企业,兴大豪有理由在其70%产品的销售地——诸暨追加投资。然而,不幸的是,其投资的气派办公大楼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时竣工了。

显然,这座大楼到目前为止仍未发挥其全部潜能,无法展示全系列产品,主要职能略显单调地以售后服务为主,以及在顶层为来自北京的员工修建了超过星级标准的宿舍等等,让兴大豪领会了全球金融危机,以及后危机时代的冲击。

眼下,市场困局并未完全过去,金融危机后订单的有限恢复并不足以让中国绣花机企业得到喘息的机会,缺乏核心技术优势的庞大产能正让中国绣花机企业失去定价权。因此,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任何投资决定都意味着风险,兴大豪的办公大楼着眼于长期,而王海江则谨慎地观察着影响其第二期新厂房投资的外部环境。

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表明,目前中国绣花机行业出现的一些热点投资并不意味着投资人对产业发展全面看好,至少,在王海江看来,对于产业的发展,他的悲观多于乐观。

“我现在对绣花机业务的发展,没有什么信心。以前从未有这样的感觉。”王海江表示,“利润太低,金融危机后,订单有所恢复,我们现在也有单可做,但做绣花机已没有什么利润可言了。”

实际上,对于信胜和兴大豪而言,过去的一些大手笔投资更像是对产业发展形势的判断不足。他们的投资期待在现实面前出现了偏差。

“我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做这个新厂。”王海江略带无奈地表示,“现在看来,大家都收紧钱包的时候,并不算一个投资的好时机。不过,由于前些年的积累,我们对此笔投资也没有过分担心。”

靠天吃饭

信胜拥有足够的现金流来投资新的产能而不用担心会受到拖累,而对于积累有限的中小绣花机企业而言,眼下,似乎进入了控制支出的时刻。

在浙江诸暨,所剩的53家绣花机企业并没有因为同行的减少而“苦尽甘来”。后危机时代,市场复苏的有限,以及成本的持续上升,将中国绣花机行业过去飞速发展时期的隐藏问题一一凸显。

“说得难听点,中国绣花机行业有点像靠天吃饭,老天爷下点雨就还有理想收成。”兴大豪诸暨分公司负责人韩海平表示,“最早从金融危机开始的时候,刺绣机行业进入调整期,原来这么多年这个产业一直是高速发展的,发展速度很快也比较‘凶猛’。但机器品种、机器档次还是偏低的,现在咱们的机器,甭管怎样的机型,还是仿造日本田岛的机型,跟在人家后面去走,很被动。经过这么多年行业进入调整期了,就开始往下走了。”

凭借模仿,以及市场大幅增长,中国绣花机产业迅速成长,甚至,在一段时期里,简单的“山寨”便能谋得“暴利”。

但这样的好日子,由于低门槛竞争者纷纷进入,以及产能的无限扩充,而趋于终结,全球金融危机更像催化剂,加速了这一进程。

韩海平表示:“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以后,中国绣花机企业逐渐成型了,但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市场的主动权没有,比如缺乏主动开发新产品、找市场、找客户、找需求的能力。现在的问题是被动的生产,过去企业有长期固定的客户经常来下订单,现在这样的需求没有了,业务马上就淡下来了,如果持续比较长时间就关门放假了。”

而行业整体竞争能力的有限,进而造成企业间的竞争依然停留在量的竞争上,随着金融危机后市场规模的“缩水”和运营成本的持续提升,绣花机企业陷入了低利润的困局。

“现实让人觉得可悲,在诸暨我们所有企业加起来,一年的利润还不如日本百灵达一家企业利润大,我们还没有一家企业年销售额能达到3亿元。”王海江表示,“现在我们处于金字塔的底端,摸不到田岛和百灵达所代表的顶端,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成为中间层,但非常难。”

盈利能力较差,在市场波动的环境中让许多企业觉得做起来没什么意思。尽管这被部分归结于恶性竞争,但对于现局,大家似乎又没有什么解决办法。

在绣花机生产重镇,最近一段时间,企业相互之间自发的商讨活动连续举办了三场,大家都觉得现状需要改变,然而,又看不到方向。

“现在大家都没有方向,尽管市场上需求的东西,包括绣品的工艺要求,国内的机器制造没有问题,但新东西拿不出来了,怎么办?只能当钢铁卖了,所以利润很薄很薄,”韩海平表示,“这既有主观的原因,也有客观的原因。主观上,我们竞争的手段就是压价,这样做整机的利润也是越来越薄,说老实话现在我们就是在抢食,地上有点什么稻谷,所有鸟都下来了,这么点货大家都来抢。比如我是代理商,有200台订单来了,到中国以后要找合作伙伴,不会找一家,会把整机企业踏遍,在诸暨转一圈,最高什么价格,最低什么价格了解得特别清楚。而客观上,则是因为原材料成本和人工成本在金融危机后的大幅提升,极大压缩了企业的利润空间。”

中国绣花机当今局势

2011-9-8 11:07:52作者:网友评论 0条文章来源:中国缝制设备网

王海江投资6000万元的新厂房一期工程已接近完工,但显然,对于这笔投资,他有些顾虑。

“时机或许不太合适。”眼下中国绣花机行业的市场现局,让浙江信胜缝纫机公司董事长王海江隐隐不安。

从最鼎盛时期的200多家企业,到目前仅剩的53家,中国绣花机重镇、产量占中国总产量70%以上的浙江诸暨市,还未从全球金融危机中缓过神来,却不得不面对后危机时代的低利润现局。

由此,王海江说他对这个产业没剩多少信心,但是,他也无法解释当初为何会作出投资扩产的决定。

投资背后的繁荣假象?

与王海江的担心一样,北京兴大豪的产业投资也显得“悲催”,作为在绣花机电机领域几乎处于支配性地位的领军企业,兴大豪有理由在其70%产品的销售地——诸暨追加投资。然而,不幸的是,其投资的气派办公大楼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时竣工了。

显然,这座大楼到目前为止仍未发挥其全部潜能,无法展示全系列产品,主要职能略显单调地以售后服务为主,以及在顶层为来自北京的员工修建了超过星级标准的宿舍等等,让兴大豪领会了全球金融危机,以及后危机时代的冲击。

眼下,市场困局并未完全过去,金融危机后订单的有限恢复并不足以让中国绣花机企业得到喘息的机会,缺乏核心技术优势的庞大产能正让中国绣花机企业失去定价权。因此,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任何投资决定都意味着风险,兴大豪的办公大楼着眼于长期,而王海江则谨慎地观察着影响其第二期新厂房投资的外部环境。

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表明,目前中国绣花机行业出现的一些热点投资并不意味着投资人对产业发展全面看好,至少,在王海江看来,对于产业的发展,他的悲观多于乐观。

“我现在对绣花机业务的发展,没有什么信心。以前从未有这样的感觉。”王海江表示,“利润太低,金融危机后,订单有所恢复,我们现在也有单可做,但做绣花机已没有什么利润可言了。”

实际上,对于信胜和兴大豪而言,过去的一些大手笔投资更像是对产业发展形势的判断不足。他们的投资期待在现实面前出现了偏差。

“我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做这个新厂。”王海江略带无奈地表示,“现在看来,大家都收紧钱包的时候,并不算一个投资的好时机。不过,由于前些年的积累,我们对此笔投资也没有过分担心。”

靠天吃饭

信胜拥有足够的现金流来投资新的产能而不用担心会受到拖累,而对于积累有限的中小绣花机企业而言,眼下,似乎进入了控制支出的时刻。

在浙江诸暨,所剩的53家绣花机企业并没有因为同行的减少而“苦尽甘来”。后危机时代,市场复苏的有限,以及成本的持续上升,将中国绣花机行业过去飞速发展时期的隐藏问题一一凸显。

“说得难听点,中国绣花机行业有点像靠天吃饭,老天爷下点雨就还有理想收成。”兴大豪诸暨分公司负责人韩海平表示,“最早从金融危机开始的时候,刺绣机行业进入调整期,原来这么多年这个产业一直是高速发展的,发展速度很快也比较‘凶猛’。但机器品种、机器档次还是偏低的,现在咱们的机器,甭管怎样的机型,还是仿造日本田岛的机型,跟在人家后面去走,很被动。经过这么多年行业进入调整期了,就开始往下走了。”

凭借模仿,以及市场大幅增长,中国绣花机产业迅速成长,甚至,在一段时期里,简单的“山寨”便能谋得“暴利”。

但这样的好日子,由于低门槛竞争者纷纷进入,以及产能的无限扩充,而趋于终结,全球金融危机更像催化剂,加速了这一进程。

韩海平表示:“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以后,中国绣花机企业逐渐成型了,但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市场的主动权没有,比如缺乏主动开发新产品、找市场、找客户、找需求的能力。现在的问题是被动的生产,过去企业有长期固定的客户经常来下订单,现在这样的需求没有了,业务马上就淡下来了,如果持续比较长时间就关门放假了。”

而行业整体竞争能力的有限,进而造成企业间的竞争依然停留在量的竞争上,随着金融危机后市场规模的“缩水”和运营成本的持续提升,绣花机企业陷入了低利润的困局。

“现实让人觉得可悲,在诸暨我们所有企业加起来,一年的利润还不如日本百灵达一家企业利润大,我们还没有一家企业年销售额能达到3亿元。”王海江表示,“现在我们处于金字塔的底端,摸不到田岛和百灵达所代表的顶端,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成为中间层,但非常难。”

盈利能力较差,在市场波动的环境中让许多企业觉得做起来没什么意思。尽管这被部分归结于恶性竞争,但对于现局,大家似乎又没有什么解决办法。

在绣花机生产重镇,最近一段时间,企业相互之间自发的商讨活动连续举办了三场,大家都觉得现状需要改变,然而,又看不到方向。

“现在大家都没有方向,尽管市场上需求的东西,包括绣品的工艺要求,国内的机器制造没有问题,但新东西拿不出来了,怎么办?只能当钢铁卖了,所以利润很薄很薄,”韩海平表示,“这既有主观的原因,也有客观的原因。主观上,我们竞争的手段就是压价,这样做整机的利润也是越来越薄,说老实话现在我们就是在抢食,地上有点什么稻谷,所有鸟都下来了,这么点货大家都来抢。比如我是代理商,有200台订单来了,到中国以后要找合作伙伴,不会找一家,会把整机企业踏遍,在诸暨转一圈,最高什么价格,最低什么价格了解得特别清楚。而客观上,则是因为原材料成本和人工成本在金融危机后的大幅提升,极大压缩了企业的利润空间。”
上一条:本土化妆品企业缘何难以走好上市路? 下一条:秘鲁抵制进口中国纺织服装